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海鸟

 
 
 

日志

 
 

【转载】旗 帜 上 的 风一一雷抒雁:读高深的诗  

2013-12-26 20:25:14|  分类: 作品欣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按:五月二十四日是诗人雷抒雁逝世一百天。为了纪念文友,特将他为我2003年由作家出版社出版的 《高深诗选》序言录此,以示深深怀会。

 

                                    旗 帜 上 的 风

                                     一一读 高 深 的 诗

                                                             雷抒雁

                                     我的诗

                                 是受伤老兵手中

                                 倒下又扶起的旗帜

                                                一一高深《我的诗

 

比起诗,这些年来,高深的杂文随笔更为读者熟悉。他写了许多杂文,出版了几本杂文随笔集子;语言犀利,文字老辣,有着强烈的针对性,且以知识与幽默强化了文章的阅读意趣,使他在杂文读者群中,享有更多的拥戴。

但是,毕竟高深是诗人,是一个以五十多年之生命献身于诗的诗人。从上个世纪五十年代至今,他把诗当做了自己生命里最重要的一部分,戴着荆冠,从家乡东北,飘泊到大西北之宁夏;当他挣脱了荆冠,又带着诗从黄土地重回黑土地。诗,是吸引他昂扬向上时的阳光,是鼓舞他不曾沉沦的浮舟,是救助他心灵的良药,也是他生命价值里最华彩的一段乐章。正如他说:“我的诗/是年长者的泪滴/是受伤老兵手中/倒下又扶起的旗帜。”

“老兵”高深,那是今日之形象;当年,还在童年时代的高深,就以战士的姿态跟随父亲,投身到革命战争的洪流里。在赫赫有名的回民支队里,高深是小兵。

小兵高深,发际间藏着的是硝烟,肩头上抖落的是征尘。大约从那时起,他就明白了旗帜在军旅中的重要。旗帜,是军旅的灵魂。战士可以倒下,旗帜不能倒下。所谓前仆后继,所谓流血牺牲,就是要将那一面旗帜高高举起,插在敌人的阵地。那是胜利的象征!

旗帜,构成了一个意象。像扎了根一样,在高深的心灵里、血液里与生命融为一体。

当战争结束,洗尽硝烟征尘,走进工厂车间时,当年在旗帜上飘拂的风,便成了高深心中的诗,成了他最初的向这个世界发出的歌唱。

战争、贫困,以及五十多年前关于文化与建设方面的一些历史性理念,使高深终于没有走进学校,而是成了“工人阶级”一员。

高深是从给黑板报写诗开始靠近诗的。当他的第一首诗被那一份《劳动报》从黑板报的“板书”变为铅字时,诗情在他心中萌动,许多读到、听到的对于文学的传说,就变成了他心中的一种剪不断的情结。他又成为一名年轻的新兵,握着文学之旗,以曾经有过的战士的英勇冲锋向前。

可以断定,年轻的高深不会料到文学也会如同战争,有中弹倒下的时候!可事实是,1956年他刚刚从全国第一届“青创会”归来不久,还不曾在文学上有更大作为的时候,高深就和许多硕果累累的文学大师、大家、名家,一起被编入了“另册”。“右派分子”高深,从此开始了另一种生活。先前做为“战士”、“工人”的荣耀,离他而去;他只是一名被改造的对象,在生活的底层磨炼着。

这回真正是一名“受伤的老兵”了,可是,把倒下的旗帜又扶起,已成了这位“老兵”的生活本能。他护着自己的旗帜,在心灵的深处。只是,这时的旗帜,已远远的不止是意识形态上的意义。那旗帜上拂过的风,是呼唤他永不放弃的诗情,是激励他永不沉沦的人格,是支撑他永不堕落的正直。

我们现在能读到的,高深五六十年代的诗并不多。“文革”之后,他像被解放了的普罗米修斯,诗情蓬勃,呼啸在大西北的土地上。

依然是战士的品质。

上个世纪70年代末期,是中国思想解放的先潮。诗人们面对“文革”对于中国社会及人性的摧毁,反思旧体制的灾难,呼唤改革。高深这一时期的诗里充满了关于民主、法律一类严峻主题的大声发言。

也许,这些诗现在读来显得简单粗糙了一些。那是一种勇敢的、真诚的对于生活的责任、追求和嘶喊。一个了不起的年代!当我们在今天这样一个正常的社会,享受正常的人生,抒写细致的、关于爱情、关于性、关于生活一切部位的诗篇时,怎么可以忘记甚至贬低为这种生活到来而奋争过的人们以及他们的作品。那是一个时代真实的标志和记录。

今天,当我重读高深这一时期的诗歌时,喉咙里有一种灼热感。我们骄傲,在需要勇气呐喊的时期,我们不曾逃避。那些诗,即使枯萎了,也是一种存在的真实,将和那一段历史并存。

上个世纪80年代初,高深以带有戏剧性情节的短诗,抒写了黄河古渡上一些底层人群的生活。“闯过了千涛万浪的筏子工”,“美貌中透出几分野性”的女店主,“同孤独结下缘分”的牧羊人……这些人的经历充满了飘泊、传奇;磨难、贫困中张扬着自由和悲壮。

高深写黄河上的筏子工:

    他是惊涛骇浪养育成的人

    那裂岸的浪涛给过他拼搏的享受

    欢腾和悲愤的壮阔的大河

    给他的痛苦也带着甜味儿

                                    ---《筏子工的深情》

 

对搏击和惊险生活的向往与回味,显然,正是高深这样从小为“惊涛骇浪养育成的人”的心灵写照。诗人在这里已不是站在岸上,以观望的姿态,欣赏和分析浪里的水手;那水手就是他自己,就是他在压抑的生活状态下,对曾经过的战士生活的眷恋。

高深写牧羊人:

    “他觉得很自由自由得让人苦闷”

    “沉默得像一块石头”

    “眼角像鞭子一样冷峻”

                                     ---《一个牧羊人的爱情》

 

这是十分独特的感觉:“自由得让人苦闷”,其实是一种孤独、荒冷、寂寥情感的极至。这种生活,才将人打磨成“一块石头”,深藏着火,而冷然地面对生活。诗人用“鞭子”写眼角的冷峻,这在我的阅读经历中还是第一次看到。只有在大西北,在荒漠里感受过牧羊人真实的鞭子,以及他们冷峻看待生活的目光的人,才可能找到这个词汇。这是令人永远难以忘记的诗句,是一个写作人梦寐以求,难以得到的描写。

这些诗有浓厚的叙事性,是底层人民生活的真实反映,很像艾青在上个世纪40年代,为破产的农村流浪者如《乞丐》一类人物的造像。高深带着深厚的同情、关怀和热爱来歌唱他们;其中流露出的诗的情绪,都是真实的“自我”。

读这些诗,很容易让人记起白居易“浔阳江头夜送客”的那一种诗意况味。

这一部分诗作,在高深的全部诗篇里很突兀地高耸着。扎实、凝重、悲壮,显示了诗人生活底蕴的深厚、才情配置的饱满,和驾驭诗意本领的娴熟。

老兵高深,在后来的许多被称为“杂文诗歌”的零星写作里,始终保持着凌厉的批判锋芒。官场的腐败,人性的溃烂,文坛的丑陋,都不曾逃脱他的鞭斥。固然,就诗意来说,这部分诗作,显得了理性了一些,滞泥了一些,但仍是诗的一种。虽然,孔子的诗教是“温柔敦厚”,但从《诗经》开始,诗歌里就没断过讥讽、谴责、甚至叫骂。“美与刺”,原是诗之两翼。无刺之玫瑰,怕是牡丹之变种。高深就是高深,他愿意以刺入诗,善于以刺入诗,那是他选择的自由,也是他存在的证明。

战争,对于一个参与者来说,是毕生的记忆。那顷刻间洒出的鲜血、倒下的生命是刻骨铭心的。对这些献身者的回忆和敬仰,成全过许多诗人的诗篇,但高深写来,却真的如对亲人的悼念。

高深那首《在大厅的水磨石上》,就是对那些“永远活在共和国心中的英灵”的真实歌哭。他说“真想在他们倒下的地方大哭一场”:

 

你们沉默着倾听着有没有熟悉的脚步声

你们睁着眼睛

看自己血染的土地生长的可是鲜花

可是五谷可是旗帜

  

   然后,是誓言一般坚定的挑战:

  谁也没有权利摧毁这善良朴素的愿望

  谁也扑不灭烈士鲜血点燃的黎明

 

这里,明晃晃显露着高深战士品格的本色。旗帜,依然是他对烈士的回答,是他心中飘动的信念。

高深在老一代作家里,是位有着特殊经历的诗人:战士、工人、记者、编辑、县委书记、报纸总编……他始终在生活的漩涡之中,除了“右派”时期,从来就不曾“边缘”过。他的肩上从一开始就有着沉重的“责任担子”。他的情感、生活和思考、认识问题的角度、方式,都不可能与一个自由派、颓废派的边缘诗人相同。

高深认真地写作,为他经历的人生,为他所同情和共过患难的人们,为与他并肩战斗并献出过生命的英灵,为与这一切相关联的耸立在他心中的旗帜,以一颗赤子之心执著地、认真地写作!

他的诗,是他的旗帜上吹响的风。


                              高老的博客网址 :gaoshen1935.blog.163.com/

  评论这张
 
阅读(166)| 评论(2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